页面载入中...

北京将投入5000万元扶持上百家实体书店发展

      青年作家、北京作协副主席周晓枫谈到进行时的北京文学时说到:“我们原来谈北京文学经常是侧重于京味文学,它包含地域性的辨识度,比如有方言的,有民俗的等等,我们谈到北京文学是按京味文学的方向去想象和回忆。但是现在随着城市快速的发展和变化,它就是一个移民城市,如此巨大的变化必然带来文学的变化。”周晓枫谈今天的文学写作是传承与继承,既是得益于过去北京文学的汇集和营养,同时又是对未来北京文学的铺垫和基础。

使命担当 面向未来的北京文学

    “我每次看《过于喧嚣的孤独》里面有两个布拉格,一个是地面上的布拉格,一个是下水道里面的布拉格;不同城市、不同群体都这么拥挤地生活在北京,当然还有一个‘地下北京’。”青年评论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杨庆祥由此提出了北京文学的“城市语法”概念。他认为,北京已经不仅仅是地理学意义上的北京,而是更加具有世界性的、多维度的北京,我们需要有新的“城市语法”来重新建构写作。这种“城市语法”应该是北京作家独有的写作方式,只有这样北京文学才可能真正地达到世界文学的高度。

      青年作家、《当代》杂志编辑石一枫对北京文学的发展充满新意,他表示,这些年中国人对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时光飞逝、变化巨大”的感觉,在北京是最集中的,几乎所有将变未变的苗头总是在北京先出现。这种“苗头”正是北京作家写好北京、写出历史真实、历史深刻性得天独厚的题材优势,这也使得北京依然生长出更多的优秀的文学。

  贺丹的绘画体现出强烈的“社会介入”性质。他关注的是人和人群。从陕北故乡民众、西安民众,再到中国各地民众。他的创作总是以人山人海的簇拥和虚置一个社会景观予以呈现,以局部细节的真实与整体结构象征性的虚构,直接表现众生百态,众生在陌生而充满诱惑的城市中形成的困惑无奈、木讷紧张等,反思现代都市消费文化带来的困境和荒诞。

  这种个人、群体、城市、社会间紧密而又疏离的关系,贺丹并没有运用社会学、人类学的方法去揭示问题,而是通过当代绘画反映现象,去拓展更多的反思空间。去追问绘画在当下语境中的价值意义。

  正如贺丹所述“最重要的是你画的东西记录了你的生活、时间、经历和思考,你的作品在每个时间段能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每幅作品之间都有一个内在关联,它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贺丹的绘画是他个人经验独一无二的呈现,更是艺术家思想观念、文化视野、社会良知与艺术使命的展现与担当。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北京将投入5000万元扶持上百家实体书店发展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