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4位省级常委1位市长成为央企“新掌门”

  麦克尤恩说,即便他很努力地把写的小说和自己的生活留出一个很大距离,回头看时,自己的生活还是以隐喻的方式藏在自己的小说中。“写小说是很尴尬的事情,要打破这种尴尬是很难的。正如有人说过,没有人能写五百字的小说,而在其中没有暴露自己的性格。”麦克尤恩说。

  但是不同于很多作家的一生跌宕,麦克尤恩过着迥异于他小说的一种平稳安定的感情生活:“过去22年,我有着非常愉快的婚姻,这个是要靠运气的,可能对有一些人,婚姻的体制是不好的,但是对我来说是非常适合的。”

  七十岁的他,也有现阶段的思考,麦克尤恩说:“如果对世界失去好奇心就是灵魂的一种死亡,对于一个将近70岁的作家来说,我需要面对这样的一个危险,如果有一天我对世界的好奇心减退,那我就应该退休了。”

  现在麦克尤恩仍然对很多事情充满好奇,“我最近就在思考,机器有没有它自己的意识,我也在思考政治,英国最近做出脱欧的选择,是我非常关心的问题。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你可以说我是一个报纸的瘾君子,好像是吸毒一样,我是不能一天不看报纸的。我对科学的兴趣也一直保留,不管生命科学还是物理学方面的东西。”

  作家于杭敬撰《身边的凌老师 心中的二月河》:“也许,先生的离去,对于文坛来讲少了一位大师,而对于与之朝昔相处的南阳人来讲,却少了一种令家乡骄傲与踏实的情缘。这个曾经温暖启迪无数后人的文学前辈和文化大师,他手提菜篮步履蹒跚的身影,何曾在南阳的街巷里隐去?”

  “也许在文人墨客的眼里,二月河是大师先贤,皇皇巨著落霞三部曲,名垂青史。对于普通的文学青年来讲,他也许就是仰止的高峰与可敬可亲的长者。而在更多南阳人心中,他就是那位穿着松口布鞋,敦厚直爽的邻家大叔。虽然在报纸电视里见过,更多的是街巷菜市场里也见过,他还是住在白河岸边那栋红砖小楼的院落里,院子里翠竹依然挺拔,青菜依旧葱绿,他依然不曾走远……”

  作家徐文敬撰挽联:白河岸边如椽巨笔绘就康乾百年盛世,卧龙岗上嘉勉后学赓续南阳千载文脉。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4位省级常委1位市长成为央企“新掌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