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英国“脱欧”成真 更难的日子或许还在后头

  我最尊敬的知识分子是吴敬琏先生。他是一位具有深厚学养的经济学家,但是他没有身衣学术的华兖静坐在书斋里安享荣耀,而是坚持独立思想,坚持批评精神,热情而冷静地关照现实,提醒每一个公民都要关心公共事务,关心国家走向。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是我们后辈学习的楷模。

  7、你喜欢阅读什么类别的书籍?对你影响深远的作家作品?最近在读什么书?

  我个人阅读面很广很杂,以前读书都是根据喜好而变。但是近年来越来越深感书海无涯,泛滥读书很容易蜻蜓点水,发一些大而无当的空疏之论。资中筠先生在为周有光先生一本书所写的序言里说,“在高层次上各种专业知识是可以融会贯通的”,“深钻一门或多门专业,那么条条大路都可以通向人类发展的规律。这是我体会的周老做学问和追求真理之道。”我觉得资先生的话说得非常好,所以自己近年来努力由博转约。最近两年我集中精力阅读日本近代史,同时旁及日本文学、文化,希望更深入地理解日本。新书《国家的启蒙》就是这种努力的结果。

  不同的作家作品对我的影响是不同的,很难说哪一位对我影响深远。例如,以文字论,我喜欢王鼎钧、高尔泰、野夫等先生的作品,他们都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以思想论,我喜读吴敬琏、余英时、李泽厚等先生的作品,它们思想深邃,论述缜密,值得反复阅读,深长思之。

  不过,这一次他打错电话,我正好有话对他说。头一天,我刚从上海回到北京。在上海时,与贾植芳先生聊天,他谈到四十年代内战时期,在上海时曾与方成等人在一个小弄堂里住过不少日子,但自那之后再也没有机会重逢。他听说我与方成同在一个报社,便让我转告他的问候。

  方成很高兴听到了贾先生的消息,但随即就说:“我还要问他要账呢!”原来,当年贾先生刚拿到方成的一部书稿准备推荐给朋友的出版社出版,谁知,贾先生很快被国民党当局逮捕,书稿从此也就杳无踪影了。我们在电话里讲了好久。没有想到,一次错打的电话,倒引出了颇有意思的这一番对话。

  我和方成同住南区宿舍大院,两楼相邻,直接距离不过二十米样子,我们的阳台相对,我在五楼,他在三楼。有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急事找他,根本不用下楼,牵一根绳,荡秋千似地就可以一下子荡到他家。

admin
英国“脱欧”成真 更难的日子或许还在后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