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如果对这样一个结构进行简单的模写,就是所谓的最朴素的现实或者印象主义的书写,我觉得最终都会陷入到媚俗,就是你无条件地通过你的书写来认同这种结构,甚至强化这种结构。真正的现实主义写作应该是通过书写来拆解流行的意识形态或者流行的无意识结构,并且重新产生新的结构、新的意识和新的人。”杨庆祥说。

  《上海文化》杂志副主编张定浩谈到:“《劳燕》谈论美国海军的中国事务部,《芳华》谈论的是越战和文工团,从刘亚洲的小说之后关于越战的题材好像很少有人写,所以再次看到确实非常惊艳。《重庆之眼》谈的是重庆大轰炸,这个小说在题材方面是空白点,关于1941年在防空洞大惨案中死了几千人。这几部作品都是谈被过去文学忽略的作品。”

  “在他们的小说里面不是一个人推动小说往前走,而是一个人如何被时代推着走,一种随波逐流的感觉,是人被外界的事情吞噬,在吞噬当中又如何艰难地存活下来,在这些小说里面最后如何有尊严地活着比很多情节更加让我们觉得是一个悬念,一个人如何有尊严地活下去,这是小说共同的任务。”张定浩说。

原标题:《当代》长篇小说论坛举行,《劳燕》《芳华》等获年度最佳

  科幻文学:从“小众”走进大众视野

  确实,这几年在图书市场,其他科幻文学作品也比较受书商们的青睐。

  一名出版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科幻文学作品的出版一直有,但都不温不火,品类也不是很多;从刘慈欣获得“雨果奖”后,能感觉到此类图书的出版数量确实在慢慢增加。

  “再加上《流浪地球》热映,一下子提高了科幻文学的受关注程度,读者阅读的意愿提高了,出版方自然乐得蹭个热度,满足这种需求。”该业内人士分析道。

admin
非遗中国:侗族琵琶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